中央人民政府 | 陕西省人民政府   日 星期 繁体 >WAP版 >无障碍浏览 >ENGLISH >RSS >网站导航
 
热词:
  • PPP
  • 文件
  • 市长
  • 通知
  • 项目
  • 服务
  • 行政许可
 
长征,永远在路上( 3 )

发布时间:2016-10-19   来源: 韩城文学   作者:   编辑:管理员 A A+

  编者语:今年10月是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韩城文学社群作者李永泉历时两个月,重走当年长征路,撰写系列纪念文章五部分,欢迎关注。

  长征,永远在路上一一纪念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三)‍

  1935年6月,中央红军翻过雪山后,来到懋功两河口一个叫抚边的小村子。6月25日,毛泽东一行来到村外,迎接红四方面军领导人张国涛。突然下起大雨,所有人一动也不动,泥泞的山路上,三十多匹高头战马飞奔而来。毛泽东抻一抻已被大雨湿透的灰军衣,迎着马队走去。身材魁梧,时年38岁的张国涛,飞身下马,和毛泽东紧紧拥抱。二人登上讲台,毛泽东发表了欢迎词,张国涛发表了答谢词。在红军官兵的欢呼和掌声中,二人并肩走着,又说又笑,讲述着别离之情。

  张国涛出生于江西萍乡,官绅世家,生活富裕,家世显赫。他是“五四”运动干将和领导者,和李大剑、陈独秀同为中共最早创始人,中共“一大”主持人,是党内极少见过列宁并与之交谈的。他具有极强的演讲、组织、号召力,工于心计,城府极深,在党内早期影响力远超毛泽东。张国涛主政鄂、豫、皖苏区后,推行“肃反”运动,排除异己,无情打击,数千优秀的红军指挥员和战士被杀,包括根据地的创建者许继慎、曾中生、周维炯,就连前敌总指挥徐向前的夫人程训宣也未能幸免。一、四方面军会师后,两军力量差别甚大。中央红军2万余人,每枪备弹5发,重武器全部丢失,衣衫破烂,军容不整。红四方军8万余人,粮弹充足,火力强大,服装两套,给养充分。张国涛见此野心膨涨,拥兵自重,意图染指党和红军最高权力。‍

  6月26日,中央召开“两河口”会议,确定了“北上川、陕、甘方向发展,创建川、陕、甘红色根据地”的行动战略方针。会后,张国涛向中央慰问团团长李富春提出要改组红军总司令部,他的人要担任副总司令和总政主任,周恩来得知后气愤的说:这是中共创建以来,第一次有人向中央伸手要权。为了顾全大局,维护两军团结,实现北上的目的,周恩来主动让出了红军总政委的职务。7月18日芦花会议上,宣布朱德任总司令、张国涛任总政委,后又任陈昌浩为总政主任。一、四方面军兵分两路,毛泽东、周恩来、徐向前、陈昌浩率右路军。朱德、张国涛率左路军分头北上。1935年8月21日右路军进入草地,经过7天生死行军低达班佑,趁敌不备,攻击包座得手,打开了北上通道,并致电左路军北上会合。而张国涛此时却停兵不前,回电要右路军南下。9月8日,毛泽东、张闻天、博古、王稼祥、徐向前、陈昌浩,在周恩来的病床前讨论决定并联合致电张国涛按中央决议合兵北上。9月9日张国涛回电反对北上,孤意南下,陈昌浩的态度也发生了急剧变化。

  这时,又发生了一起严重事件,前敌总指挥部总参谋长叶剑英看到一封张国涛发给陈昌浩的电报,要陈指挥右路军南下,必要时“彻底开展党内斗争”。叶剑英惊感事情严重,当即告知毛泽东。毛泽东找陈昌浩征求意见,陈坚持全军南下。当晚毛泽东找徐向前,徐说:两军已会合,不宜再分开。为了避免分裂和更严重的事件发生,毛泽东当机立断,9月10日凌晨率红一、三军团组成北上先遣支队连夜开拔,之后叶剑英带中央机关与毛泽东会合继续北上。有人问徐向前是否阻拦,徐向前说:“那有红军打红军的道理”,制止了两军火併。‍

  毛泽东曾说这段时间是他一生最黑暗的日子,并称赞叶剑英“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北上先遣支队不到8000人,而张国涛却带领9万多部队南下再过草地,再翻雪山,在川西遭敌重兵围困,损失惨重。一直到1936年6月与二方面军会师后,在朱德、贺龙、任弼时的坚持下才继续北上,直至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在甘肃会宁会师,完成伟大的长征。而张国涛于1938年4月趁黄陵祭祀黄帝陵之机,叛党投敌,自绝革命,周恩来劝阻说:“这个党是你创建的,你不能离开呀!”    张国涛死心塌地,投靠蒋介石,大陆解放后,流落海外,1979年冻死在加拿大多伦多一家老人院。命运造化弄人,同一时间,张国涛曾参与创建的中国共产党正扬帆起航,开始了改革开放新的长征。        

  从毛尔盖乘车出发,很快进入当年红军走过的、被后人称之为“死亡行军”的松潘草地。草地海拔3500米,面积15200平方公里,位于松潘以北,班佑河以南。有多条河流在此交汇,水网密布,被称之为“中国西部之肾”。盛夏的草地天高云淡,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成群的马群、牦牛群悠闲的游荡。遍地盛开五颜六色的野花,那一片金黄色的油菜花最为耀眼。五星红旗下是一大片红瓦白墙的藏民新居,金碧辉煌的寺庙外飘动着白色的经幡,红军烈士纪念碑高高矗立在山坡上。谁能想到这就是80年前吞噬掉无数红军战士生命的“死亡之地”。‍

  80年前的草地,没有飞鸟,没有人烟,沼泽深不可测,气候一天三变,遍地臭水腐草,没有路径可寻。由于毛尔盖一带人烟稀少,红军很难筹到充足的给养就匆忙出发。行走在草地上,一不留神陷进沼泽,稍一挣扎,陷至脖颈,救援的战友也会被陷进去。陷进沼泽的战士哭喊着:快走!别过来!只留下水面上那顶灰色的军帽。草地上找不到席大的干燥地,战士们背靠背坐着,扺御着严寒风雪和急雨冰雹,第二天有很多人永远站不起来了。饥饿和伤病像幽灵一样缠绕着红军战土,有的人第三天就断粮了,皮带和马鞍一块块削下来煮软了吃下去,至今北京革命历史博物还珍藏着当年红军吃剩的半条皮带。野菜、草根、纸张一切能吃的都用来充饥。原南京军区司令员、老红军向守志说:前头部队排出的粪便里没有消化的青稞粒,扒出来清洗后当干粮。贺龙元帅的女儿贺晓明说:二方面军有个16岁的战士叫谢益先,在草地遇见极度饥饿的母子三人,谢益先毫不忧豫把自己的干粮袋给了她们,他却永远倒在了草地上。老红军说在草地不要设路标,沿着前边战友的遗体就能找见行军路线。病中的周恩来把分给自己的半碗青稞倒进大锅里让战士们吃,陈赓、杨立三埋掉一门迫击炮,硬是把病重的周恩来抬出草地,建国后杨立三逝世,周恩来为其扶柩送灵。红六军团过草地,有7个战士断粮数天。为了鉴别野菜是否有毒,7个人争着要先尝,后经党小组会无记名推选身体较好的陈云开鉴尝,尝到第七种时中毒晕倒。‍

  我们驱车大半天就穿过了草地,而红军当年走了整整7天。红四方面军由于张国涛的分裂活动,被迫三过草地,两过雪山,数万战士为此丧命。在班佑村头,有一座红色雕塑,由迟浩田题字“胜利的曙光”,记录下过草地最悲惨最痛心的一页。开国上将王平回忆说,右路军走出草地后,彭德怀指示王平,班佑河南岸有700多后卫部队急需接应。王平带一个营的部队到达河岸,望远镜中700多战士静静地坐在草地上。王平带队渡过班佑河,仔细一看,即刻惊呆了,700多战士全部没有了气息,他们在走出草地的最后一天,全部献出了年青的生命,老将军王平泪如泉湧,泣不成声,悲惨的情景永远留在了记忆之中。聚集在班佑村红色纪念碑前,没人组织号召,游人们列队鞠躬致敬,很多人脸上挂着泪花。再见!我的先辈们,你们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

打印  关闭  纠错  浏览次数:
分享到:

   Copyright2011 版权所有 韩城市人民政府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市政府大院609室    网站运维电话:(0913)5217338 5207338    E_mail:hc_govwebsite@126.com

陕ICP备05009071-1号    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13号     总访问量: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电话:12377     邮箱:jubao@12377.cn

省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    投诉电话:029-82267381    中心传真:029-82267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