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 | 陕西省人民政府   日 星期 繁体 >WAP版 >无障碍浏览 >ENGLISH >RSS >网站导航
 
热词:
  • PPP
  • 文件
  • 市长
  • 通知
  • 项目
  • 服务
  • 行政许可
 
长征,永远在路上( 2 )

发布时间:2016-10-19   来源: 韩城文学   作者:   编辑:管理员 A A+

  编者语:今年10月是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韩城文学社群作者李永泉历时两个月,重走当年长征路,撰写系列纪念文章五部分,欢迎关注。

  长征,永远在路上一一纪念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二)

       红军渡过金沙江后,进入彝民区,由于反动派的鼓惑宣传,5月22日,红军突遭手持土枪、大刀长矛的彝民拦阻。红军指挥员耐心地向彝族同胞宜传党的民族政策,说明红军是借道北上,得到彝族同胞的理解。海子边上,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和彝族头人小叶丹,双双跪倒在地,手捧鸡血酒,面对青山绿水,饮酒盟誓,结拜为兄弟,并帮助建立了第一支“红军彝民游击队”。小叶丹派出向导,引导红军顺利通过彝民区,于5月24日抵达大渡河。建国后小叶丹后人进京,以子侄后辈身份拜见刘伯承。电影《东方红》一曲“天上飞来金丝鸟,红军从咱家门前过……”再现了当年红军通过彝区的动人景像。‍

  我们经会理、德昌、芦沽到达大渡河边,这条路线曾有两支军队走过。1863年5月,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率军4万余经此抵大渡河,欲渡河北上。不料突降大雨,河水暴涨,清军前后堵截,太平军全军覆没,石达开被凌迟处死。72年后,红军走同一路线也欲渡河北上。大渡河两岸高山对峙,一江怒水,惊涛澎湃,石走雷奔。大渡河实为兵家险地、死地,前有大江纵横,后有群山叠嶂,乃用兵之大忌。蒋介石见此暗中窃喜,急调川军围堵,叫嚣要“朱、毛红军做石达开第二”。

  历史就是这样发生了惊人的巧合,红军几乎是和太平军同一季节抵达大渡河。蒋介石的如意算盘打错了,红军不是太平军,“朱、毛”也不是石达开。5月24日,红一军团一师一团夜袭安顺场,控制了渡口。5月25日,抢渡大渡河战斗打响,开国中将、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首任司令员、时任一师一团一营长的孙继先担任突击队长。连长熊尚林率第一梯队渡河抢佔滩头阵地,紧接着孙继先率第二梯队,在炮火掩护下渡河,合兵一处,击溃驻防的川军部队,红一师和干部团顺利渡江。‍

  沿大渡河南岸西行,驱车240里来到沪定桥。泸定桥始建于清康熙45年(1705年),康熙帝御笔题写“沪定桥”,全长101米,13根铁链组成桥身,由1216个铁环相扣,山谷陡峭,险峰兀立,浪大水急,涛声震耳。走进“飞夺泸定桥纪念碑公园”,两排22根花岗岩石柱,代表夺桥的22勇士。岩壁上镌刻着毛泽东“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的著名诗句,由邓小平题写的纪念碑采用锁链几何变体,象征革命的武装斗争。纪念馆屋顶模拟天安门城楼,寓意“十三根铁链托起了共和国”。

  抢渡大渡河后,毛泽东敏锐地察觉仅靠一只船难以完成渡江,果断指示过江红军沿北岸向泸定桥前进,红2师4团在团长王开湘、政委杨成武率领下,沿南岸一昼夜急行军240里,5月29日赶到泸定桥。当天下午发起夺桥战斗,二连长廖大珠、指导员王海云,率领22名勇士,冒着枪林弹雨,攀着光溜溜的铁索,向对岸发起进攻,敌人在桥头燃起大火,22勇土纵身跳进火海,在红一师一团的配合下,击溃守敌,取得胜利,红军主力得以顺利跨过大渡河。两天后,毛泽东、周恩来、朱德来到桥头,听取了杨成武的战斗汇报后,脱帽肃立,向牺牲的4名突击队勇士致敬。多年后朱老总说“万里长征犹忆泸关险”。五十年后,1985年,当地修建纪念馆,派专人进京探访杨成武将军,老将军一遍一遍地呼唤:我的22勇士在那里!我的22勇士在那里!老泪横流,泣不成声。站在泸定桥上,我将一个野山花编成的花环抛向激流,再见,我的前辈们!我们将继续北上寻找你们的足迹。‍

  四川宝兴县,城外青山之上有一座“红军翻越雪山纪念碑”。听当地人讲,在雪山脚下也有一座纪念碑,沿着平坦的公路,我们来到宝兴县夹金山下的硗碛村,远处不远就是高耸入云的夹金山。村外有一处“夹金山公园”,绿树成荫,曲径通幽,“红军翻越夹金山纪念碑”高高伫立。夹金山已成了一条重要的旅游线路,上山的羊腸小道已修成平坦的柏油马路。听当地导游讲,由于气候变暖,夹金山已不再是常年积雪,乘车3一一4个小时就可以翻过山去。

  1935年6月12日,中央红军来到夹金山下。当地藏民听说红军要过夹金山,连连摇头说:夹金山是连鸟都飞不过去的“神山”,山上有妖,人上去就下不来。夹金山海拔4500米,终年积雪,日落之后和和月出之前更是冰雪遍地。山上气候变幻无常,时而睛空阳光,时而狂风大作,乌云翻滚,大雪夹着冰雹迎面砸下,当地民众从无一人敢单人过山。红军战士经过简单的准备,开始翻越夹金山。山下还是睛天,半山突然下起大雪,核桃大的冰雹啪啪作响,高山缺氧让战士们一步一喘,有的猝不及防滑倒滚下山涧就牺牲了。老红军张绍全回忆:南方来的红军战士身穿破烂单衣,打满血泡的脚上缠着树皮布条,在零下几十度的雪山上,为了取暖大家挤在一起,很多战友再也没能站起来。老红军郝毅说:上山时又累又饿,实在走不动了,看见块石头想坐下休息,刚一坐下石头就倒了,愿来是先头部队牺牲的战友,已经被冻硬了。红军翻越云中山时,一位红军战士依石而坐,身穿单衣,浑身积雪,手微举指向前方,身体僵硬,早已停止了呼吸。闻讯赶来的将军见状勃然大怒:军需处长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不给他配发棉衣,叫军需处长过来,我要处分他。旁边有人小声说:他就是军需处长,他把最后一件棉衣给了战士们,他只能穿着单衣过山,活活被冻死。将军伫立了很长时间,雪花落在脸上化成泪水,缓缓举起右手齐眉,敬了一个庄重的军礼,冻僵的军需处长化成一座冰雪雕塑。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在海抜4800米的亚克夏雪山垭口,人们发现了12具抱在一起的红军战士遗体,还有5本党证和5块银元,因此,有了世界最高的红军烈士墓。红二方面军、红四方面军也在长征途中翻越数座雪山,遭受很大损失。‍

  中央红军翻过夹山后,与红四方面军会师。谁也没有料到一场更大的磨难和斗争在等侍着他们。

打印  关闭  纠错  浏览次数:
分享到:

   Copyright2011 版权所有 韩城市人民政府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市政府大院609室    网站运维电话:(0913)5217338 5207338    E_mail:hc_govwebsite@126.com

陕ICP备05009071-1号    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13号     总访问量: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电话:12377     邮箱:jubao@12377.cn

省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    投诉电话:029-82267381    中心传真:029-82267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