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 | 陕西省人民政府   日 星期 繁体 >WAP版 >无障碍浏览 >ENGLISH >RSS >网站导航
 
热词:
  • PPP
  • 文件
  • 市长
  • 通知
  • 项目
  • 服务
  • 行政许可
 
长征,永远在路上( 1 )

发布时间:2016-10-19   来源: 韩城文学   作者:   编辑:管理员 A A+

  编者语:今年10月是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韩城文学社群作者李永泉历时两个月,撰写系列纪念文章五部分,欢迎关注。

  长征,永远在路上 一一纪念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一)

  傍晚,我静静地站在于都河畔,河面上升起薄薄的水雾,月亮慢慢地躲进云层中。水雾渐渐散去,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一队队穿着灰布军装,、足蹬草鞋、肩扛钢枪的红军战士,疲惫的脸上露出迷茫的神情。摇晃的马灯光亮中,40岁的毛泽东,清瘦的脸上现出病容,深隧的目光里透出焦虑和不安。一位女红军赶来毛泽东身边,轻声地说:“毛毛安顿在农乡家里啦!放心吧!”那是贺子珍奶奶。主席呀!你那里知道从此你们父女再无相见之时,就连你的亲弟弟毛泽覃也被强留下,半年后不幸牺牲。一阵急疾的马蹄声,马背上一位浓眉大眼,铁青着脸的红军将领勒住马头,看着抬着石印机、x光机、印钞机、兵工车床工具的望不到头的挑夫队伍气愤的说:“老毛呀,这是抬着棺材找死,崽卖爷田不心疼呀!”。哦,彭大将军,我心中的战神。毛泽东皱着眉头说:“叫花子搬家,怎么得了。老彭呀,带好部队,突破封锁线又有一场恶战”。我突然清醒过来,这是八十年前,1934年1O月17日,红军开始长征的日子。几位大嫂抱着孩子问丈夫:“啥时能打回来?”孩子爹亲了一下熟睡的儿子,背起枪一声不响地走了。一群梳着大辫子的姑娘,把编好的草鞋拴在战士腰间,轻声地叮咛:“你们早点打回来。”红军战士抹一把眼角的泪花,急促的脚步渐渐远去。姑娘和大嫂跟着队伍一走一边唱:

  “一送(里格)红军,(介支个)下了山,秋风(里格)细雨(介支个)缠绵绵。山上(里格)野鹿声声哀号叫,树树(里格)梧桐呀叶落光,问一声亲人,红军啊!几时(里格)人马(介支个)再回来……。”

  长河落日,残阳如血,风声和着歌声,歌声和着泪水,一队队人马跨过于都河,队伍渐渐远去,被后世称之为长征的行动,在八十年前的这个月夜开始了。‍

  我的思绪回到了上世纪三十年代那个战火粉飞的岁月。1933年9月,一个戴着眼镜的德国人来到了中央苏区。他叫奥托.布劳恩,中国名李德,又名华夫,共产国际派到红军的军事顾问。在此之前,“左”倾教条主义者摒弃了毛泽东的战略思想,解除了毛泽东红军总政委的职务,剝夺了毛泽东对红军的指挥权。第五次反“围剿”开始,在中央主要负责人博古的支持下,李德掌握了红军的指挥大权,和占领中央的“左”倾教条主义者相结合,几乎断送了中国革命。这个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毕业的德国人,主观武断,简单粗暴,完全不懂中国土地革命的实际情况,照抄照搬军事教科书,在军事上不顾实际情况的瞎指挥。和敌人硬碰硬,打阵地战,拼消耗。根据地越打越小,从21个县缩小到8个县。反“围剿”失败,又采取了消极的避战和“逃跑主义”,红军被迫战略转移。同年,红军其它主力二方面军、四方面军、红25军,也因“左”倾教条主义的影响而退出各自根据地开始长征。

  广西,兴安县狮子山,“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烈士纪念碑”,两把形如枪刺的碑身直冲云霄,一座座庄严肃穆的大型雕塑,记录下那场血与火,生与死,存与亡的历史时刻。‍

  1934年11月下旬,红军连续突破三道封锁线,抵达湘江。蒋介石判断出了红军动向,调动3O万军队前堵后截,欲歼红军于湘江东岸,一场决定红军生死存亡,长征途中最惨烈、牺牲最大的战斗开始了了。11月25日,红军在湘江三个阻击阵地,与蜂拥而来的白匪军展开了殊死的撕杀,敌人飞机轮番投弹轰炸,重炮像雨点一样落下,白匪军疯狗一般,发起一波又一波的进攻,空气中弥漫着焇烟和血腥的气味,红军阵地几度失而又复。激战七昼夜,湘江两岸,滿山遍野,阵亡的红军战士和白匪的尸体纵横交错,暗红的血泊泊的染红了山野和江水。英勇的红军战士以血肉之躯抵抗着敌人的疯狂进攻,掩护和等待着“中央纵队”过江。以李德和博古为首的“三人团”,全然不顾前方战斗的惨烈,数千名挑夫带着“坛坛罐罐”慢腾腾地行进,一匹马上竞然还驮着李德的香烟咖啡。“中央纵队”4天才行进74公里,而掩护过江的部队在血与火中与敌拼死抗争。湘江战役,红军牺牲2名正师级干部,11名正团级干部,平均每天有8000名战士阵亡或失踪,全军从8.6万人锐减至3.3万人。红八军团和少共国际师几乎全军覆没,红五师参谋长以下团、营、连干部全部阵亡。红34师在湘江东岸掩护主力过江,身陷敌后,全师6000余名官兵 全部阵亡,没有人留下姓名,实现了“为中华苏维埃流尽最后一滴血”的誓言。师长陈树湘突围中身负重伤,遇敌被俘,他在担架上从伤口拉出肠子绞断,壮烈牺牲。红2师5团政委易荡平,率2个连阻击敌13个团,伤亡殆尽,他把最后一颗子弹留给了自己。聂荣臻、林彪看着满山遍野牺牲了的红军战士尸体,在战场上从不流泪的他们,泪如泉湧,失声痛哭。

  湘江岸边,90多岁的老爷爷银发白须,老泪如雨:“伢子呀,惨哪!真惨哪!回水湾全是红军尸体,一层压一层,江水都是红的。”老百姓说,三年不食湘江鱼,十年不饮湘江水。初冬时分,阳光和煦,一江两岸,风光秀丽。鱼翔浅底,晚稻飘香。焇烟散去,和平宁静。还有几多人能记起80年前的那场廝杀。

  湘江战役是长征的转折点,军事上粉碎了蒋介石聚歼红军的阴谋,红军开始反思战略思想的错误,并认识到毛泽东思想的正确,为遵义会议打下了基础。‍

  踏着80年前红军的脚印,在细雨中我来到黔南重镇遵义,滿街的中国结被如酥的细雨滋润的更加鲜艳。以文化名人郑子尹命名的子尹街,红旗路80号,朱红色大门上方,镌刻着毛泽东一生为革命旧址唯一的题字“遵义会议会址”六个大字,金光闪闪,飞扬、遒劲,充滿豪情,不由令人想起毛泽东说过的一句话“我们认识中国,真正懂得独立自主,是从遵义会议开始的。”

  走进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座中西合壁、上下两层、青瓦灰砖、二层回廊、镶着彩色玻璃的小楼。这里原是贵卅军阀柏辉章的私邸。1935年1月15日一一17日,遵义会议在此召开。‍

  湘江战役后,红军损失惨重,土气极度低落,各级指战员对“三人团”的怨气和不滿已至极端。毛泽东和躺在担架上的王稼祥交换意见。王稼祥说:再让李德他们这样指挥下去,可不得了。我去做思想工作,一定要把李德轰下来。王稼祥找张闻天谈了毛泽东的意见,张表示同意,并对王说:李德那样顽固,还是要毛泽东出来,他打仗有办法,比我们强。”毛泽东和周恩来、朱德交换看法,得到他们的支持。王稼祥和其他红军将领取得一致,同意改变“三人团”的错误指挥。红军突破乌江天险后,佔领遵义,休整部队,在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王稼祥的提议下,召开了“遵义会议”。

  在“遵义会议”纪念馆,馆方精心制作了一部3D立体情景剧,再现了当年会议的情景。会议第一天,博古作报告,极力为“左”倾冒险主义和“三人团”的错误指挥作辩护。周恩来作副报告,明确指出了“三人团”在军事指挥上的错误,主动承担责任。张闻天接着发言,明确反对博古的报告,震惊全场。从现象到本质,逻辑严谨,措施激烈,有力地批判了博古、李德的指挥错误,为会议彻底否定“左”倾主义错误路线定下基调。第二天,毛泽东发言,从理论到实际指出了“左”倾冒险主义和“三人团”的错误,矛头直指博古、李德。王稼祥在发言中说:我重复一句,错误领导必须改变,“三人团”得重新考虑。提出要毛泽东参加军事指挥。几十年后,毛泽东说王稼祥:是他投了我关键一票。会议最后一天,周恩来主动承担责任,全力推举毛泽东参加军事指挥,周讲道:只有改变错误的领导,红军才有希望,革命才能成功。多年后,毛泽东说:如果恩来不愿意,遵义会议是开不起来的。会议选举毛泽东为政治局常委,取消“三人团”的指挥权,由张闻天起草会议决议。2月5日,毛泽东任前敌政治委员,取得对红军的指挥权;3月12日,根据毛泽东建议,组成周恩来、毛泽东、王稼祥新“三人团”;8月19日,政治局常委会决议“由毛泽东负责军事工作”,至此,确立了毛泽东在红军中的最高指挥权。遵义会议是在红军和革命危急关头召开的具有历史意义的会议,结束了“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是中国共产党独立自主地解决中国革命问题,标志着我党从幼稚走向成熟,挽救了红军,挽救了革命,开始确立毛泽东在党内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中国革命的航船开始驶入正确的航道。‍

  贵卅赤水镇,这座以“茅台酒” 而驰名的城镇,到处飘散着浓烈的酱香酒味,褚红色的山岩夾着一条赤水河,河水湍急,浪花飞贱。“遵义会议”后,红军发起遵义战役,一战娄山关,再佔遵义城,毙敌2400余,俘敌3000,缴获无数,取得长征后的第一个胜利。十万大山,赤水两岸,毛泽东用兵如神,四渡赤水,佯攻贵阳,回马北上。3万红军,枪不足每人一枝,弹不过每枪3发,歼敌1.8万,甩开敌的前后堵截,如龙归大海,摇头摆尾,扬长而去。英国陆军元帅、二战名将蒙哥马利访问中国,和毛泽东相谈甚欢,赞誉毛泽东指挥的解放战争三大战役,毛泽东说:四渡赤水才是我的得意之作。

  四渡赤水之后,中央红军直插金沙江,蒋介石如梦初醒,恍然大悟,判断红军目的既不是昆明,也不是贵阳,而是“必渡金沙江无疑”。4月28日,蒋急令封江毁船,调兵追击。金沙江穿行在川滇边界峡谷之中,水急浪大。红军如不能过江,必遭敌压进深山峡谷而全军覆没。‍

  皎平渡口,我们乘木船过江,船头激起的浪花打湿了脸颊,涛声在山谷回响,很远的地方能看见跨江大桥的身影。坐在江边的岩石上,一位船工给我们讲述他爷爷当年给红军撑船渡江的故事。1935年5月3日,红军日夜兼程180里,乘夜色赶到江边,缴获两只船,趁天黑偷渡过江,消灭了北岸守敌,缴船5艘。从5月3日至9日,红军用7只船7天7夜全部过江,毛泽东在江边的山洞里守了7天7夜,5月11日敌追至江边,只捡到了几只红军穿烂的草鞋,蒋介石闻讯捶首顿足,大怒不已。

打印  关闭  纠错  浏览次数:
分享到:

   Copyright2011 版权所有 韩城市人民政府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市政府大院609室    网站运维电话:(0913)5217338 5207338    E_mail:hc_govwebsite@126.com

陕ICP备05009071-1号    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13号     总访问量: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电话:12377     邮箱:jubao@12377.cn

省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    投诉电话:029-82267381    中心传真:029-82267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