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料库 > 韩城文学 > 正文

地菜

发布时间:2017-08-21 14:17:17 来源:韩城文学
分享:
【字体:    】  

      春来了,山緑了,一望无垠的原野上欣欣然绿油油一片,所有蛰伏一冬的小草嫩芽赶趟似的露出了头,自然更少不了那些不太起眼的地菜,看着朋友们纷纷相约去郊外挖地菜的情景,思绪又回到了久远的过去,忆起曾经那些年吃地菜的时光,依旧唇齿留香。

 

      早春二月,麦苗返青的时节,田垄里生长最多的一种地菜叫荠菜,生命力顽强,无论地肥地薄,也不管是田间地头、沟圈子崖畔,只要有土的地方,就处处少不了它的身影,就如同庄户人家的儿女们一样随和,好养生。生产队时期,粮食贫乏,二月正是春荒时节,有句俗语说得好,叫富正月,贫二月,难过莫过三四月,而此时疯长的地菜正好成了人们填饱肚皮的金贵食物,人真的应该感谢大自然的馈赠,所谓天无绝人之路,真真的。

 

      初生的荠菜,自然舒展着对生的叶子,紧紧地贴在地面上,叶子边缘犹若锯齿状,只是圆滑了许多,称奇的是这家伙个小根大,徒手是拔不上来的,必须用铲挖,正如《梁秋燕》里唱的那样,手拿个铁铲铲,又拿个竹篮篮,秋燕啊,上呀嘛上田间。回忆起童年在田里挖地菜的美好时光,比起戏词里的那一种欢畅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拿着家伙什,三五发小,一溜烟结伴就去了田间挖地菜。过去的孩子只要能出大门,那心里就美滋滋的,蓝天白云,村头还有能捉迷藏的小树林,闹起来尘土飞扬,闹够了并排躺在麦苗上,软绵绵的,仰望着蓝天上自由飞翔的小鸟,谈论着漫无边际的话题。虽然大多数那时都吃不饱肚子,却依然笑意溢满了那一张张似乎永远洗不净的脸庞。说着、笑着,不时地拉扯着,还有趁不注意偷偷抓人家一把地菜的,捡个小土块,轻轻地砸一下前面的小女孩,不等还击时就坏笑着跑了好远。每一处的细微里都充满了孩子们的无邪天真和不尽的欢乐,因为没有人会计较的,回家的时候,挖的多的人会分一点给少些的伙伴,总之不能因为打闹耽误了谁的劳动成果,以免回去了父母责怪。

 

      那个年代走过来的我们长大后都是勤俭而富有同情心的一代人,因为我们和所有的小伙伴们都是在这样的相互帮助和体贴里一起成长的,更多的感受是情同手足,而今想来苦难又何曾不是一笔深深的财富!

 

      地菜拿回家后,我们就乖巧了许多,蹲在院子里得帮大人把菜分拣干净,剔除一些枯萎的黄叶,还有夹杂在里面的些许杂草。准备妥当了,就踅前转后的等着大人上锅,肚子里没油水倒是真的。亲爱的祖母会把一个小小的地菜做出许多花样,要么直接调成凉菜,要么做成菜面,还可以做成菜鱼儿,盛到碗里,再来点蒜泥辣子,看一眼就不停地流口水。吃得更多的是用生面粉一拌做成的菜麦饭,吃起来香,就是老显渴,要常喝水,哈哈,而今想来依旧口齿留香。或许是食物匮乏的缘故,更或许是亲人精心烹调爱意满满的味道,记忆里的每一口饭食都是那么香得让人一生难以忘怀!


      秦地无闲草,到处都是宝,每一样地菜都有自己独有的药效,荠菜性温凉,和脾利水,止血明目;白蒿医用叫菌陈,去滞热通关节,有养肝护肝的功效;蒲公英又名婆婆丁,清热解毒,消肿利尿;除了这些常见的野菜,还有一种茅草根,长得像缩小版的莲藕,白生生的,一小节一小节,应该是童年里吃过最甜的仙物,能甜到人心里……

 

      一切的美好都仅存于记忆里,在那个曾经贫穷不堪的年代里,菜让人们熬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饥荒而今欣逢盛世,物阜粮丰,却再也吃不出当年的那一种味道。忆起的何止是菜的清香,还有哪些已离世久远的甚至有些模糊的亲人们回忆苦难和过去,也许更多的是让我们学会感恩,感恩大自然的馈赠,感恩像野菜一般平凡而默默抚养着儿女成长起来的父辈们……